2050 年世界预言:不是美国或中国,日本会重返世界第一强国

更新于2020-08-10 03:07:49
383
阅读
73
回复

2050 年世界预言:不是美国或中国,日本会重返世界第一强国

为什幺日本对美国与全世界很重要?

身为外国读者,如果你已经读到这,或许会淡淡吐出这几个字:「那又怎样?」没错,你讲的的确非常有趣,而且每个人都可以看到日本正面对一些重大甚至攸关存亡的问题,你也希望日本可以变好。但是讲真的,出了日本,除了同情可怜的日本人所处的困境,为什幺需要在乎日本呢?

日本是排在美国与中国之后的第三大经济体

我的理由如下:对于初学者来说,我们的确生活在一个全球的经济之中,而日本是排在美国与中国之后的第三大经济体。

巴西、俄罗斯、印度与中国等金砖国家(BRIC)确实有很大的成就,快速的经济成长,挽救数百万人脱离贫困。但是我们不应忘记,日本的经济大约相当于巴西、俄罗斯与印度的加总。我们也必须记得日本是资本的输出大国,有超过一兆美元的海外直接投资。 这样的投资直接养活 400 万名工人,而且间接支持世界各国两倍至三倍的工人。

根据 2011 年的《选择美国》(Select USA)对于外国直接投资的报导,光是在美国,日本的投资金额超过 3,000 亿美金,而且直接创造了 70 万个工作机会,每一份工作每年大约发出 78,000 美金。

日本的投资也间接创造了数十万的工作机会。除此之外,日本是美国国债的第二大持有国,总金额达 1.24 兆美金,仅次于中国的 1.25 兆。因此, 日本做为一个经济强权,国力的衰退将给全球的经济,尤其是美国的经济,带来非常大的负面效应。

日本人对高品质的重视,影响你的所有生活

但是,数字还不代表事情的全貌。请想一下所谓的「全球供应链」,指的是像苹果 iPhone 这类产品的全球生产体系,零件的各个部分在不同的国家製造,快递到另外一个国家组装,然后再快递到世界各地销售。在这种体系底下,所有的零件必须在準确的时间製造完成,然后由联邦快递(FedEx)等货运公司取货,準时运送到半个地球以外的地方进行组装,然后才能再由联邦快递準时送到当地的苹果商店销售。

这种「即时交货」的概念源自何处?当然是日本。

1960 年代的日本经济奇蹟之前,全球的製造商都要维持很大的库存及仓库,才能储存等着放进生产线的原料及零件。这需要租或买一片很大的空间,也需要银行的额外贷款才能买原料放着备用。

日本人想出库存问题的解决方式,或许是因为日本人传统上的生活空间狭小,或许是因为特殊的基因,又或许是因为日本是世界上最讨厌杂乱无章与浪费的国家,也就是日文所说的无駄(muda:浪费)。

所以为了降低成本,日本的製造商在 1950 与 60 时代之间就已经看清,如果供应商可以在準确的时间把零件送过来,也就不需要仓库或存放的空间,也因此发展出了即时交货的概念,并为现今的全球供应链打下基础。

但是,即时交货的更重要的是实现此概念的基础。这要很高的品质,而且是不断提升品质,或者是日文所说的「改善」(kaizen)。如果零件有问题,那即时快递有何用呢?事实上,这样比维持仓库或保有库存还要糟糕。至少,如果你有零件库存,有东西坏了,你可以随时找到替换品。但是,如果零件没有库存,坏掉的零件即时快递过来,实际上是马上瘫痪你整条生产线。

所以,除非厂商对于自己的供应链有高度的信心,高品质的零件随时可以无缝接轨,否则即时生产其实毫无意义。但是, 日本的厂商有这样的信心,因为整个国家的工业都坚持最高的品质,也不会放过任何追求完美的机会。

日本人对高品质的重视,影响到全世界。如果你现在欣赏你的福特、福斯或现代汽车的品质,你可以感谢日本。事实上,你购买或使用的任何产品都是如此。

简而言之,日本一直是现代经济之中基础概念与关键过程的发源地。这些也受到世界已开发国家(例如美国与德国)还有亚洲四小龙以及中国等地的模仿。 如果这个世界少了日本精神所浮现出来的独特概念及过程,损失将难以估算。

2050 年前又会再一次洗牌,亚洲会回到前头

日本丰富的饮食、艺术、文化与态度的潮流,会随着日本这个大国摇摇欲坠而不再存在于世界上吗?

假如真是如此,我们有人将因此而更为可怜。当然,这是长期的关怀。眼下,全世界正经历经济版图的转变。根据历史的记载,直到西元 1850 年之前,中国与印度是世界上两个最大的经济体,而亚洲整体的经济比欧洲及美洲加起来还要大,也远为富饶。

但是到了 1950 年,亚洲国家只能活在过去的阴影之下,欧洲与美国崛起成为超级强权,宰制全球的经济与政治。我们现在朝向旧规範的翻转。一切不可能完全倒过来,但从市场价格来看的确如此。

中国的经济规模已经达到美国的四分之三(如果从购买力平价来算,把发展中国家家庭用品价格偏低的趋势纳入考虑调整,中国实际上是最大的经济体),而印度现在的成长几乎跟中国一样快(有些部分甚至更快)。

因此我们几乎可以肯定, 世界在 2050 年之前又会再一次洗牌。也就是说,亚洲会回到前头,至少在国内生产总额来看是如此。

这波转型从 1992 年开始,当时前苏联、印度以及中国全部都放弃共产主义以及社会主义的经济政策,转而走向资本主义。当时西方的观察家例如福山(Francis Fukuyama),高呼这一波「全球化」将走向「历史的终结」,而且开启了最后的自由与民主的人性时代。美国有些政治领袖认为,全球化不过是美国化的另一种说法。

这种想法受到美国前总统柯林顿以及纽约时报专栏作家费里德曼(Tom Friedman)的支持,「全球化会让所有的国家富裕;一旦富裕起来,他们就会变得更民主;一旦民主,他们就不会发动战争,因为我们知道民主的国家不会互相打战」,这变成一种经常提及的论调。

美国与西方最杰出也最聪明的人逐渐相信,资本主义的全球化会带来民主与和平,挽救泥淖中的世界。当前,事情尚未如此发展,但洗牌的可能性似乎愈来愈高。

中国虽然还未变成一个政治自由、市场自由的国家,但似乎在更威权的政治指导下发展出国家引导的资本主义。中国模式的成功对于其他国家有很大的吸引力,尤其是俄罗斯。事实上, 国家资本主义的概念已经逐渐延伸到开放的市场。

请别忘记,世界的大公司都是跨国公司,也就是说他们没有一个真正的国籍。 比方说,如果把苹果想成一家美国公司,或是把壳牌石油(Shell Oil)想成一家荷兰或英国公司,那就错了。他们都是全球公司,大部分的营运都是在他们公司或总部所在地之外。 最大讽刺之处是全球化让跨国公司,不受自由市场的自由民主国家所影响,但却受制于国家资本主义程度不一的威权国家。

不论是华盛顿、布鲁塞尔还是伦敦,苹果、谷歌、宾士或巴克箂(Barclays)等公司才是政治要角。公司的执行长轻轻鬆鬆就可以和美国总统或欧盟的主席会面。他背后有一大票的律师及政治说客在支持,也可以影响、推动或阻止立法。他们可以控告美国政府,并且在法庭上赢得诉讼。他们手上有几亿美金做为政治献金。

但是到了北京,同一批执行长就无此影响力。 他们是在中国政府或中国共产党面前的摇摆狗,等着从政府手中拿到审批。确切地说,周边尽是奢华,茶也是客客气气端上来。但是,他们不能犯错,执行长们战战兢兢,也可能会在华盛顿推动北京的路线。

日本一直是个成功的西方民主国家,因此也是亚洲与世界各地其他发展中国家一个强而有力的典範。当权力平衡转移,而且对于全球法治的延伸愈来愈有不确定性, 日本一步步缓慢迈向死亡,对那些民主与法治的信奉者显然是一个沈痛的打击。

日本与美国在二战后的合作关係

不过更重要的是,日本奄奄一息带来严重冲击,不但影响着亚太地区,也影响全世界。

2015 年 2 月当我动手写这本书时,亚洲许多地方是愈来愈不稳定,愈来愈不安全,而这来自于几个关键的因素。首先,儘管冷战早就已经结束,中国也没有任何威胁,而且美国一直说欢迎中国成为其全球战略伙伴,但美国还是坚持像冷战时期一样,持续巡逻中国附近的海域及领空。

另一个是中国军事力量的迅速扩张,有时候还挑衅地主张中国对一些有争议的海域及领土拥有主权。但是, 另一个不稳定的因子是第二次世界大战依然尚未结束 。第四点我们前面说过,日本的生命力正在流失。最后,美国与亚太盟国之前的利益分歧愈来愈大。

这里头有个複杂的逻辑。由于佔领军的政府在二战结束之后,保有天皇以及日本战争时期庞大的官僚,再加上中国共产革命以及韩战爆发迅速引发一连串的混乱,不论是日本或是曾经被日本侵略或佔领的国家,都不曾经历过德国或西欧那种战后的净化(catharsis)。

日本新的非战宪法就是此种净化思想的替代品,但是这当然只有结合 1951 年所签订的美日安保条约才可行,美国必须单方面承担起日本的防卫任务。

基本上,这种协议是 日本把外交政策外包给美国政府,换取安全的保障与支持,藉此成就日本经济的奇蹟。 事实上,当时的日本首相吉田茂直接强调应该把重心放在经济复甦,然后把其他事情暂时交给美国,如此的安排间接预设美日两国的利益将永远一致。

美国有很大的利益,都维繫在一个重生的日本身上

韩战期间以及冷战大多数时间,这是一个相当好的预设。1980 年代,两边开始有些摩擦,因为日本强调重商主义的经济发展与贸易政策,开始侵蚀美国的经济命脉。但是,由于华盛顿在亚太地区地缘政治的优先目标,以及需要日本做为前线基地达成此目标,使得美国虽然有诸多抱怨,却也维持稳定的路线。

但是,现在冷战已经结束,中国崛起成为世界强权,韩国与中国关係愈来愈紧密,韩国与日本之间不断有嫌隙,再加上美国权力相对下滑,不仅大大改变经济的计算,而且更重要的是也改变了美国地缘政治的计算。

美日两国的利益已经不再完全一致。如果为了谁拥有东海、南海或任何地方的岛屿主权而引发冲突,并因而与中国打仗,并不符合美国的利益。

日本对于二次世界大战期间的许多事件一直保持暧昧的态度,比方说「慰安妇」与南京大屠杀,使得华盛顿越来越难以理性看待原有的安保协议。目前所有的力量都把日本与美国推向更大的分歧。

还没,还没结束。一个坚实、民主以及军事强大的日本要能够接受二次世界大战的事实,执行自己和平导向的外交政策,也就是愿意与一切重要的邻国以及美国,以及澳洲与印度等国签署互保协定,相当符合美国的利益。

这样的日本明显可以化解美国的地缘政治负担,并同时强化全球的民主力量,促进全世界的经济成长。世界其他国家,尤其是美国,有很大的利益都维繫在一个重生的日本。

2050 年世界预言:不是美国或中国,日本会重返世界第一强国

上一篇:
下一篇:

相关推荐

发现更多